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洗浴中心?地狱中心!长春市夏威夷大酒店洗浴中心特大火灾透视 
1999年的圣诞节,人们都在干什么呢?满怀虔诚的人们,以各自的方式和特有的喜悦之情向2000年这个新千年迈进。但是,12月26日凌晨,吉林省长春市夏威夷大酒店地下洗浴中心的一场特大火灾,却把东北大地上这座冰封城市中的人们,从欢天喜地中带入到深深的恐慌和悲怆之中。 去年入冬以来,漫天飞雪没有给长春市带来太多的不便,但是这座美丽的城市祝融偏偏频频造访。一个多月时间内,先是一家幼儿园的屋舍遭火魔袭击,然后是商都、银行、珠宝店、面包房……而夏威夷大酒店洗浴中心特大火灾因死亡20人(女12人,男8人),创下了该市有史以来火灾中罹难人数的最高记录。记者冒着严寒,踏上了去北国的行程,一下飞机,直奔火灾现场。 夏威夷大酒店,这幢充满了现代气息的雄伟建筑,集住宿、餐饮、娱乐为一体,隶属吉林省纺织进出口公司。从北侧正面看,为地上17层,地下2层;从南侧背面看,为地上18层,地下1层(以下简称该层为B1层)。B1层内有洗浴中心、美容美发厅、职工食堂、车队、变电室、消防控制室、保卫部等。1999年10月15日,酒店将B1层洗浴中心租赁给了本单位员工刘继婷经营。
精神崩溃的女老板
14岁的如花女儿也葬身火海,这是刘继婷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大酒店的洗浴中心因长期经营不善,一直处于歇业状态。在大酒店夜总会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刘继婷,克服来自不同方面的阻力和顾虑,决定承包洗浴中心。此时,洗浴中心因为“遍地开花”,不像刚兴起那阵容易赚钱。不过,年近40岁的刘继婷准备在事业上搏一把。 12月23日,长春市南关区的一家浴池发生了一把小火,该区消防科召集全区所有桑拿、洗浴中心的经营者,开了现场会,要求他们回去后务必重视消防安全,加强对员工的消防教育和培训。刘继婷也在其列,回去后,她也确实传达了会议精神,还组织员工进行了演练,熟悉灭火器的操作要领。 12月24日平安夜,洗浴中心的生意非常火爆,不仅男浴客多,女浴客也比往日多了好几成。都市中不少人正在逐渐接受各种各样的洗浴方式来对全身心进行放松。12月25日晚,刘继婷和以往一样打扮得风姿绰约,心情不错。不过,这天晚上,她有一件不同于以往的事要做,她要以一个老板的身份和员工们进行会餐、欢度圣诞。做了多年员工的她,深知和员工们搞好关系利益多多。为此,她还特意带来了宝贝女儿。觥筹交错后,年轻的员工们累了,就在浴室的休息大厅和包间内歇下了,连带刘的女儿。次日凌晨3时58分,洗浴中心发生火灾,刘的女儿未能逃生,命丧黄泉。 火灾发生后,分管夏威夷大酒店有限公司消防安全的副总经理韩某和刘继婷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在拘留所的刘继婷精神已完全崩溃,两眼发直盯着天花板。据说,她的丈夫已提出离婚。失去了共同爱护的女儿,两人面对,只能勾起无限痛苦的记忆,无法再继续一起生活。
“我们是来沐浴的,却面临着恐怖和死亡”
800平方米的洗浴中心被烧、熏得完全没有了原来的模样。过火面积是347平方米,损失22万元。火灾发生前,消防工作人员于26日凌晨1时30分才从酒店夜查离去,而两个多小时后却发生了火灾。酒店有先进的电脑监控设备,它没有在防火工作中发挥作用,但用于对付消防人员的检查倒挺显“神勇”。只要工作人员跨进大门,监控屏幕上便有显示,酒店就把本来封堵的消防通道全部畅通。消防人员前脚刚走,酒店又是封堵照样。洗浴中心的4个安全出口有3处被锁死。火灾发生后,只有一条与酒店大厅相通的楼梯通道,这条唯一的通道还被浓烟和烈火封死,致使受灾人员无从逃生。 洗浴中心通宵营业,洗完了有茶水供应,暖气、电视、休息的躺椅一应俱全。现在洗一次浴也就是三四十元钱,对一些旅客来说,这个费用比住大酒店便宜得多。25日21时从鞍山到长春来的高先生一行5人吃过饭后,选择了在洗浴中心沐浴、过夜。沉睡中听见有人大喊:“着火了!”喊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人们。高先生醒后,第一个动作是唤醒其余4位同伴。他本能地看一下手表,指针指在4时02分。这时他们休息的大厅没有火也没有烟。同伴们醒后,大家一起冲向更衣室,每个人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刚想穿上鞋时,浓烟已扑进了更衣室,随即室内一片黑暗,灯灭了。 黑暗,黑暗,令人恐惧的黑暗!大家慌不择路,分头逃窜。四十多岁的高先生此时分外冷静,他抓住同伴们说:“快往浴室里跑。”更衣室和浴室仅一门之隔,他们跑了进去,此时,同行中的司机小赵已不知去向。浴室里面没有火,但也进了不少烟。差不多同时,一名女服务员捧着一支蜡烛跟了进来。跑进浴室的共有9人。高先生一行4人中有一位当过企业的消防科科长。大家关紧了浴室的门,开始了极为有序的自救,快速把大大的浴巾用水浸湿,堵在门缝上,然后找来一根圆珠笔,用笔尖一点一点地把缝隙塞严实。两个人“留守”,不停地用水冲淋门,其余几个人寻找出口。地板被掏了个洞,天花板也被撬开了,终于发现有一个排气扇的通风口。大家不禁一阵欣喜,把两张搓背用的木床垛在一起,相互搀扶着爬进天花板。可是被焊得牢牢的排气扇所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拆卸下来,真是空欢喜一场。这时大家大汗淋漓,感觉到呼吸不畅。高先生忙提醒:“少说话,慢呼吸。”他拿过蜡烛继续向四处察看,如果有别的通风口,蜡烛的火焰会摇动。但是,失望再次降临,火焰直直地向上,纹丝不偏——浴室不会有别的出口了。 烟越来越浓了,高先生一直没有停止用手机四处求救,他先后拨打电话119、120、110和市长公开电话,告知情况和方位,几名接线员均回答:已了解此事,并派人解救。 一直坚守在门口向门冲水的小伙子被浓烟逼得无法忍受,不得不退了回来。不能放弃,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大部分人躲进了浴室中最里侧的蒸汽浴房,因为它的门是耐高温玻璃钢制作,较之另一间桑拿浴房的木门密封性强,但是大家没有忘记,继续用浸湿的浴巾塞紧门缝。这时是凌晨5时30分。大家相互鼓励着、等待着。6时10分,消防队员冲进来,把他们背了出去,9个人大多已神志恍惚。但是他们都活了下来。而那位和他们往不同方向逃散的33岁赵姓司机,在大火中不幸丧生。 躺在病床上正接受静脉滴注治疗的高先生说,以后去一些陌生的公共场所,一定有必要先察看一下疏散的路径;当险情发生时,不能慌,不要乱,要想办法自救,坚持到最后一刻就是胜利。这是劫后余生的人的经验。
他们是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却不知如何逃生而走向死亡
在火灾中失去生命的有17人是洗浴中心的员工。他们中大多受烟熏致死,15人倒在休息大厅。 记者在酒店一位刘姓电工的陪同下,踏着稀泥和积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火灾现场深处走去。洗浴中心的墙壁全采用易燃材料制作的软包进行装潢,火焰一旦燃着,顿成燎原之势,并释放出大量浓烟和有毒气体。在休息大厅的吧台,一大串光洁的钥匙赫然闯入记者的眼帘,上面挂着一枚半个手掌大小的纯黄色的小熊脸装饰物。如此可爱的东西,它的主人应该是一位年轻的女性。附近不远,有一只掉落在地上的挂钟,时间并没有像广岛废墟中挖出的手表一样被凝固,指针还在滴滴嗒嗒地走着。 借着微弱的手电光,沿着仅一人宽的走道勉强向里移,并排有4间休息包房。走进其中的一间,只见休息榻房的茶几上,几盅清茶丝毫未染,榻上的薄被被顺势掀开,就像主人随意离去,即刻便回。另外一间吊顶上脸盆大的排气扇被扯了下来,看来逃生的人也动过从这里逃走的脑筋,没有成功。而这4间包房通道的尽头,是一扇和浴室外部相通的木门,由于封堵和装潢,门已完全“隐身”在雪白的墙壁里。从外观上看,是只见墙而不知还有门的。如果火灾中能砸开这道门,遇难者也许能多了一丝生还的希望。 在这里工作的员工,他们不知道浴室中有这样一扇门?他们生前进行消防培训时,到底掌握了哪些逃生和自救知识呢?还是因为无知和存在着侥幸心理,压根儿就是走过场?其实火灾发生后,电工把总电闸切断了,没有疏散指示灯,也没有准备应急照明工具,即使他们中有人知道有这样的一扇门,但黑暗与恐惧使他们也无从想起和找到。 现在,四周是安静的,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记者依然能感受到全身从脊梁骨处开始发凉。火灾和浓烟中的人们,他们又是经受了怎样的心理折磨呢? 1993年酒店设计时,消防供电为双电源,后酒店擅自将其改为一个电源。变电室值班人员对火灾时哪些回路电源该停,哪些回路电源不该停缺乏了解,火灾发生时,把不准停电的消防用电设备回路都给停了,致使酒店内部消防喷淋、照明等设备均无法发挥作用,只能任凭火灾肆虐。 陪同记者的刘姓电工正是那晚的值班人员之一。浓烟灌进变电室门时,两位电工才情知不妙,拉开门一看,烈火封门。他们赶紧关上门,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下所有的电闸,从窗户跳出、逃走。第二天,家人找到生还的他们,喜极而泣。事后再思,真是后怕。 黑暗中,刘姓电工说,带一根手电真是太重要了,他以后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带上。记者想起,在日本宾馆的每个房间里,都备有一根手电,旅客一旦碰上火灾、地震等灾难,可以用此照明逃生。但那天两位值班的电工发现火情,不仅应急处置不当,而且没有履行现场工作人员的职责。他们既没有积极参与灭火,也没有组织、引导遇难人员疏散、逃离火灾现场,作为特殊岗位的工作人员,重要的难道仅仅是不忘记带上一根手电吗?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火灾的原因是什么呢? 高雷是酒店的保安,他原在消防队服役,退伍后应聘在此。25日夜,他值班。是夜,他在保卫部和女友边吸烟,边聊天。女友说,烟灰缸里的味太呛人了。他端起盛得满满的烟灰缸走出门,将里面的烟头和一些碎纸屑倒在北方常见的用来御寒的棉布门帘下。平时他也这么倒惯了。但是,那个夜晚,未熄的烟头和碎纸引燃了布门帘。 高雷听说有火,一拨电话未通,立即上楼,拨通119,然后拎着灭火器再次进入B1层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有关情况表明,高雷可能是第一个报警的人。 记者在酒店的大厅里见到一位19岁的邢姓小姐,心情十分悲哀,她是酒店的服务员,说平常经常见到高雷,虽相互不多言语,但觉得他是一个挺好的小伙。她认为,如果高雷没有当过消防兵,可能就不会这么当机立断去报警、去勇敢地救火。但是,如果邢小姐知道了肇事者也正是高雷,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永远配不到一色的玻璃了”
当天晚上,酒店共有80间客房登记住有150多名客人(其中7名日本人)。因为浓烟很快窜到楼上,加上断电,客人和员工大多惊慌失措。消防人员逐个房间搜索,很多客人敲碎了自己房间临街的大玻璃窗,有数条白床单从窗口垂下,有人想借此逃生。有的客人已浑身无力,消防队员或背或抬将他们送下楼。 10楼客房部服务员邢国栋事后回忆,当他操起一把椅子把玻璃奋力砸碎后,发现伴随着破碎声飘进来的并不是清新的空气,而是滚滚浓烟。他只好退回卫生间,用水淋透全身,用一件湿衣服蒙住口鼻,坚持着等待。两个小时后,消防人员来到时,他一下子昏了过去。 保安员王晨旭在7楼客房部值班,当他闻到刺鼻的烟味时,电断了。他第一个反应是去敲日本客人的门。他夹着其中一个日本人的头往15楼跑,因为上面有平台,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两个人谁也听不懂谁的话,但彼此知道是相互鼓励。在13楼,实在是跑不动了,胸口堵得像爆炸了一般。“我们被遗忘了”,黑暗中,小王想。当他醒来后发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第一句话就是:“那个日本人怎么样了?”当听说楼上所有的人员包括那7名日本客人都获救了,虚弱的他脸上展露了一丝笑容。 火灾发生后第三天,酒店被砸碎的玻璃窗全部修复。记者问前来安装玻璃的毕姓师傅,怎么会选择颜色深浅不一致的玻璃呢?毕师傅回答,玻璃和毛线、布料等一样,一批就是一批的颜色,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和酒店原先使用的蓝玻璃颜色完全一致的玻璃了。新装上的十几块玻璃在酒店的玻璃幕墙上显得十分的醒目和不协调,酒店大楼像着了一件打满了补丁的大褂,仿佛永远向人们讲述着一个故事:这里曾有过一次灾难。 人们啊,请时刻警惕,让火灾远离我们的生活吧!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洗浴中心 特大火灾 nbsp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构筑物倒塌的抢险救援 下一篇哈尔滨市天潭酒店特大火灾事故救..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