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河南南阳“4·15”特大火灾纪实
历史文化名城河南省南阳市区北部有一个汉冶村,早在二千多年前的战国、秦汉时期,这里曾是著名的冶铁中心,冶铁技术闻名于世——在中华民族繁衍发展的史册上,先辈们利用火,为摆脱蒙昧,走向文明,写下了辉煌灿烂的一页。然而,在人类求生存、图发展的过程中,也曾经付出过无数沉重的代价。在即将踏上新世纪门坎的公元1999年4月15日,还是在这块土地上,一群离乡背井的打工者为摆脱贫穷,走向富裕,忽视了火的存在,上演了一幕惊心悲怆的惨剧。 翻卷的大火宛如一条火龙直往上窜,突然,浓烟烈火中,传出几声女人尖厉的呼救,凄厉而恐怖。 1999年4月15日凌晨一点半左右,古城南阳夜深人静,谁也没想到,此时一场灾难正悄悄袭来:在汉冶村13号天府家具厂,一场大火正从院内的工棚燃起,并疯狂地扑向东面室内正沉睡的人们。 当天最先发现火情的,是住在家具厂东南角市汉冶遗址博物馆筹建处家属院五楼的徐连文。一点半左右,他被室外噼噼叭叭的声音惊醒了,睁开眼透过卧室和北侧洗手间敞开的门,发现洗手间的窗玻璃上一片火光,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一看,只见天府家具厂院内大火冲天,徐连文顾不得细看,急忙跑到东侧的卧室报警,报完警,他又跑到洗手间打开玻璃窗察看火情,只见家具厂院内工棚已全部燃烧塌顶,工棚东边的一排瓦房,从北往南数第四、五间已经大火穿顶,火焰高达三四米,并迅速向南北两侧蔓延,仅仅两三分钟时间,整个家具厂东排的房子都已燃烧起来,一片火海。而翻卷的大火宛如火龙一样,直往上窜,徐连文站在五楼上,脸被烤得发烫。突然,他听见浓烟烈火之中传来几声女人尖厉的呼救,凄厉而恐怖——住在家具厂的人们已被大火围困在室内! 当时家具厂一共有26人,分别住在东排厂房的南北两侧。火起时,他们正沉入梦乡,大火在房外的工棚内东奔西撞,熊熊燃烧,他们竟浑然不知,直到大火封门,向室内疯狂扑来时,他们才惊醒过来。最先发现着火的女工罗清玉,立即大声呼喊身边的丈夫和室内其他人往外跑,然而此时已经太晚了,大火已将他们唯一的逃生通道封死了,只有罗清玉等7人冒死穿过正在猛烈燃烧的工棚逃出火海,而其他人或者因为慌乱,或者因为恐惧,被困在了室内。 陡起的大火不仅让家具厂的人们深感恐怖,同时也在离该厂仅3米的筹建处家属楼里造成了恐慌,大家匆匆地穿上衣服,许多人连想都不想夺门而出,跑下楼来。住在一单元三楼西侧的董女士被户外呼呼的火声惊醒后下床一看,窗外火光冲天,火直往她家的窗台上卷,心里一急:妈呀!咋办!忙一边喊起家人穿衣服,一边打电话报警,可电话线已被大火烧断,连厨房外的排气扇都已被烧坏——火上来了可不得了!一家人急得啥也顾不上要了,等不及将孩子衣服穿完,便抱着孩子往楼下跑。住在董女士家对面的袁女士,看见黑烟卷着火星,好像龙卷风一样扑了过来,吓得忙喊爱人:“快起!快起!完了!完了!”一边忙给6岁的女儿穿衣服,孩子吓得坐在床上不停地哭,咋哄也哄不住。这时,消防车风驰电掣般地呼啸而来了,袁女士高兴地对孩子说:“你听,消防车来了——呜呜响!”孩子侧耳一听,真的,立即止住了哭声,惊恐的神色马上从孩子明亮的眸子里消失了。 火难的悲怆震撼人心,亲人的泪水与回忆谱出生命悲恸的挽歌 这次火灾中的19位遇难者,除了4位四川达县人外,其余全是四川遂宁县人,且大都为老板卢世中的亲友。他们抱着脱贫致富的希望,背乡离井出外挣钱,却不幸踏上了惨死异乡的不归路。 魂断致富路 火灾后的第二天下午,天府家具厂老板卢世中的父亲、妹妹、妹夫就分别从四川老家和上海匆匆赶来了。在这次火难中,他们一共失去了五位亲人:卢世中夫妇及两个孩子,还有卢世中的姐姐卢世凤。面对着一堆焦糊难以辨认的亲人尸首,面对着家具厂残砖烂瓦的废墟,三人痛哭失声,断断续续的絮叨回忆,成了他们对亲人最深切的怀念。 卢世中系四川省遂宁市横山镇三村十一组人。据其家人讲,卢世中37岁,个子不高,经常佝偻着身子,虽然身为家具厂的老板,但出身的贫寒和工作的艰辛,使他在吃穿上都不太讲究,忙起来就跟工人一样,一身灰土和油漆也顾不得换洗。卢世中在老家时,经济上十分拮据,生活的艰难迫使他萌生了出外闯荡的念头。1992年,其妻兄在南阳市工农北路开了个家具厂,卢世中和妻子便一起来到南阳,在妻兄的厂里干活,卢世中干木工,妻子干漆工,每月倒也能挣一些钱,逐渐有了些积蓄。同时,阅历的增多,也使卢世中的眼界逐渐开阔。两年后,卢世中利用自己的积蓄,又借了妻兄4千元钱,从老家招来五六位亲戚同乡,另起炉灶办起个小家具厂——天府家具厂。生意越来越好,原来的地方和人手显得不够用了,1996年,卢世中又在汉冶村13号租了房子,将厂房迁到这里,并增添了一批工人。今年春节后,他又买了部手机,像模像样地做起了老板。火灾后,有人说他有一百多万积蓄,有人说至少二、三百万,但再多的钱,现在对于卢世中而言,都已随大火烟消云散! “哥哥非常顾家,平时家里全靠他支撑,爸爸看病也是他拿钱;姐姐家里很困难,为了照顾她挣点钱,他还把姐姐(卢世凤)也接到厂里来干活……为了生活方便,哥哥还把两个侄儿都接来这里上学——两个侄儿也孝敬老人得很,把自己的私房钱都拿来给老人,大侄儿每次买菜都要省下点钱给老人——两个侄儿一个13岁,一个11岁,脸上红扑扑的,多爱人!”谈到死去的亲人们,卢秀英语无伦次,泣不成声,“当天下午4点,我们还打电话问生意好不好,侄儿好不好,嫂嫂、姐姐好不好,都说好,谁知刚过几个小时……平时,哥哥总对我说:‘妹妹,做生意要辛苦,哥哥做生意也辛苦,出门就是为了挣钱’——现在人也没了,钱也没了……” 黄泉路上一家人 在这次大火中,刘国庆(又名刘全顺)是和妻子苏数蓉、儿子刘欢一同丧生的。 刘国庆今年26岁,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木工好手,也是天府家具厂里的好师傅,很受老板的器重。前两年刘国庆一直在湖北做家具,由于样式、质量好,很受当地人喜欢和尊敬,人人都请他干活。卢世中多次托人捎信,才把刘国庆请来。去年他在天府家具厂干了整整一年,卢世中为了留住他,没给他开工钱,说是让他今年继续好好干,多赚些钱,好回四川盖房子。按照老板的吩咐,也为了一家人能相互照应,春节过后,刘国庆把妻子和3岁的儿子都带到了南阳,长久分别的家人能够守在一起,虽然条件差些,却也其乐融融,谁知就是这一念之差,竟也把妻子、儿子带进了火场! 这次火灾中全家遇难的,还有张富一家三口和杜尚明、杜尚和一家四口。 28岁的张富,系遂宁县横山镇大堰村人,1997年他带妻子开始出来打工,最先在湖北,去年过罢春节,两人带最小的女儿瑞雪才来到南阳,特别是女儿瑞雪,今年才一岁半,尚未读懂人世间的悲欢,便同父母亡身火海。而撇在家中才上学前班的大女儿,失去了父母的关爱扶持,将如何面对漫长而艰难的人生? 与别的遇难者相比,四川达县的杜尚明、杜尚和一家显得尤为不幸。三天前,杜尚明才带着兄弟和妻子、儿子一起从老家来到天府家具厂,可卢世中嫌他们手艺平常,本来是打发他们回去的,但他们也许觉得拖家带口出来一次不容易,想再等等重找机会吧,迟迟未动身,却不料等来的却是一场惨祸。灾后,记者在南阳曾多次寻找他们的家属,却始终没找到,据知情人讲,杜尚明的父亲残疾,而母亲又卧病在床…… 学业未成身先死 提起余超,其父余胜刚泣不成声,失去爱子的苦痛折磨得这位川中汉子几天时间瘦了许多,回忆起来,时断时续,甚至连孩子的准确年龄也记不清了。 余超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机灵聪明,人见人爱,虽然有时爱耍小脾气惹父亲生气,但父亲打他一下却比打自己还心痛——小小年纪的余超十分孝顺,连买袜子也总是一次两双,从不忘记父亲。初中快毕业时,余超见父母种地持家十分困难,就主动退学,但劳动之余他仍然见缝插针读书学习,一直思考着将来要学一门过硬手艺,好好报答父母。不久后,余超到了个家具厂,先是跟人学油漆技术,后又学了加工安装铝合金门窗。出师后,考虑到艺多不压身,他征得父亲同意,40多天前又来到南阳投奔同村亲戚卢世中,跟着同在厂里的表叔卢志刚学油漆家具。14日下午,卢志刚由于患胃炎和父亲回四川治疗,余超还和同乡一起为俩人饯行,谁知道这竟是一场生离死别,而卢志刚竟因为患病和父亲幸运地躲过了这场劫难。 余胜刚和其他死难者家属一起走进火场废墟,他蹲在那里不停地用手扒呀扒呀,当他看到余超生前穿的一件烧得破烂不堪的浅红色棉夹时,眼泪夺眶而出,扑通一下跪倒在残砖烂瓦上,号啕大哭,不停地将衣服摔下又捡起,捡起又摔下,哽咽地哭喊:“你为什么不知道跑出来呢!”一位年迈不知姓名的死者家属也突然扑到被砖、钢筋封死的残窗前,一下子就把里面的钢筋拉了下来,哭道:“你们为什么不知道从这里逃走呢!” “也许重伤里面有他……” 卢世中的表弟张斌,也是这次火劫中的遇难者之一。24岁的张斌长得高高大大的,木工手艺特别好。他来天府干活已经两三年了,由于一个人在外打工,生活上非常不便,他来后不久便将妻子王凤和孩子也从家中接来了,王凤虽然在这里并没有干活挣钱,但凭着他每月千把元的收入,一家人日子还算过得去。去年11月,一年没回过家的张斌决定和妻子一起回去看看,火灾发生时,他一个人刚回厂不到一星期。据这次火灾的幸存者卢志强回忆,当时卢志强和张斌睡在一个床上,还是张斌把他叫醒的,当时发现张斌拿了条被子顶在头上准备往外跑,可不知为啥,却最终没有跑出来。 “在家刚得到消息时,本来怀了一线希望,也许重伤里面有他,谁想连面都没见……”4月18日上午,记者在火灾现场的废墟上见到了张斌的妻子王凤。听到火灾的消息,王凤忙陪着张斌的父亲匆匆赶来了,她两眼已经哭得红肿,但一提起丈夫,仍禁不住泪水滚滚,“别人都跑出来了,他为啥没跑出来?——他平时胆小得很,可能是被火吓昏了,也可能是没穿东西,或者被烟熏倒了……去年他出了次车祸,把我吓惨了,虽然缝了十多针,但人没受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可是这一次,连人都认不全了……”第二天,王凤随诸多死难者家属又一次来到火灾现场,一到丈夫生前居住的小屋,泪水便又淌了下来,她拎起一块已被烧得支离破碎的棉被,终于找到了丈夫生前的痕迹:“这就是张斌盖的被子呀!” 生的欲望使他们鼓足勇气冒死穿过火海,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也许会使他们一生都忘不了。 谭国强、罗清玉等7人幸运地逃出了火魔的手掌,与死神擦肩而过,火后余生的他们,对平安与幸福的理解,也许会比过去更深刻一些。 飘逝不去的身影 30岁的卢世海是第一个从大火中逃出来的,劫后余生的他躺在医院病床上,亡妻的身影总是飘逝不去。 火灾发生时,卢世海和妻子正在酣睡,是谭国强、罗清玉夫妻俩跑过来喊醒他们的。闻听着火,卢世海和妻子余红英忙穿上秋衣秋裤,摸索着直奔屋外。跑到大门口时,余红英却突然想起床下的钱和存单,又折身回屋去拿;而一个念头就是逃命的卢世海只说一声“快走”便只身赤脚冲入火海,火场纵深虽然只有10多米,但烈焰的灸烤却似万箭穿心,疼痛不已。逃出火场后,等了一下,没见到妻子,很想回火场去救妻子但烫伤的脚使其难以挪步,加之火势太大,他只好望而却步。 平时在厂里干活,卢世海也觉得有点危险,不安全,但看在每天能挣到三、四十元钱的份上,加之从早到晚忙个不停,便把对危险的一点担心也淡化了。大家都觉得房子不高,面积又小,又不是满屋汽油什么的,即使万一失火了,不过每人拎桶水,几分钟时间就能把它扑灭,哪能想到火会着得这么大,烧的这么惨。 接到遭火灾的电话,卢世海的父亲和岳母带着小孙子急忙赶往南阳,不料憨厚的老父亲却在成都火车站被骗,连路费也没了,只好暂回遂宁。驼背矮小的岳母背着光着双脚的小外孙,在火场与医院之间来回奔跑,女儿死了,女婿躺在病床上,饱经风霜的老人一脸凄楚和无奈,神志不清地呢喃着一些令人无法听懂的话语。不满两岁的孩子手里拿着半个梨啃着,在孩子稚嫩单纯的眼中一点也看不到火难的影子和痕迹,也许只有等他长大成人后,才能知道这场大火带给他整个人生的负荷该有多么的沉重。 真夫妻患难与共 谭国强(又名谭建平)和罗清玉这对刚结婚才个把月的新婚夫妇,在这次火难中,虽然命保住了,可两人烧得都不轻。 从火海中逃出来后,两人都被送进了南阳市中心医院,夫妻二人躺在同一病房里,身上都涂满了白色的药粉,两人伤势严重,记者不忍心增加他们的痛苦,所以没有对他们进行采访。但4月17日晚,罗清玉的父亲和表哥从老家赶来,罗清玉看到朝思暮想的亲人,却忍不住悲从中来,吃力地向他们诉说了可怕的一幕:大火封门时,两人都还睡得正熟,这时罗清玉被惊醒了,连忙喊丈夫和同室的工友向外跑,罗清玉跑在前面,谭国强蒙个被子紧跟在后,由于紧张,被子上短下长,被一脚踩掉了,这时火已由室外窜进了屋里,火舌翻滚,热浪逼人,谭国强顾不得拾被子,忙挤过室内林立的木板,床柜便往外跑,却发现妻子脚下一滑,跌倒在地,忙上前去扶她,就在弯腰的一瞬,一个火浪扑过来,一下子就将他的整个背部烧坏了,可他们谁也顾不得疼痛,只知道憋着一口气快跑,而门外唯一的出路已被大火封死,只有穿过火海,才可能逃出性命,两人相互搀扶着踉踉跄跄地向火海冲去——从他们住的地方到门前的大棚外,仅仅十余米,若在平时,对于他们来讲,也许只是几秒钟的距离,可这短短的十余米,此时对于他们,却像万里长征一样艰难呀!终于,他们冲出了火海,谭国强却一下子晕倒在地…… 4月18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医院采访,值班医生杨立新告诉记者,由于谭国强身上烧伤面积太大,医院已派人到郑州为其买皮移植,但他的病情严重,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病床相对,望着为帮自己而生命垂危的丈夫,罗清玉的心里该是何等的酸楚! 不幸言中的悲剧 罗林的父亲接到电话,得知有人员死亡,心想“糟了!”——他去年到南阳看望儿子来过厂里,知道这里的地势、布局和存放物品情况,因此一放下电话,就知道“人要烧死就死了,要逃命只有从前面出去才能跑得脱,即使侥幸逃出来,肯定也烧惨了!”知道凶多吉少,怕自己受不了,就和罗林的叔叔一起赶到南阳,果然发现儿子虽然侥幸逃了出来,但已严重烧伤,处于危重状态。 在这7位受伤者中,还有两位南阳市唐河县人,一个是陈明海,22岁,一个是郭海双,18岁。陈明海和老板卢世中是亲戚关系,郭海双则是陈明海未婚妻的弟弟。看到报纸登载的火灾消息,两人的家人都从家中赶来了,郭海双的母亲一看到烧伤的儿子就大哭起来,而郭海双的姐姐呢,看到这间病房躺的男朋友,看到那间病房的弟弟,更是格外痛心。 不幸之中的“幸运儿” 提起这次火灾,许多人都说一个小伙子“命大”,脑子好用。这个小伙子就是顶着被子逃出来的卢志强。 卢志强是这样描述他当天晚上逃生经过的:“我睡得太深,弄不清是周围的响动,还是罗清玉的叫声把我惊醒的,醒后我没有马上意识到必须逃出去,更没有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我本能地伸手向床头的柜子上抓秋衣穿,起身穿上鞋,在火光下,我看见同床的张斌顶着棉被,我也抄起被子披在身上。我清楚的记得下床后,只均匀地吸了一口气,接着便吸了两口黑烟,感觉很憋气,我就朝着火光,淌着火冲出来了。因为披着被子,所以只有双脚被烧伤了。火灾过去两天了,我没有睡好过觉,也没有吃好过一顿饭,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一片尸体,真是太突然了……” 卢志强是从大火中逃出的7人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后逃出且受伤最轻的一个,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者。灾后两天,在长城建安公司的会议室里,记者看到双脚受伤的卢志强,坐在沙发中,微合双眼似在沉思着什么。其父卢世万紧挨儿子侧坐在沙发扶手上,深情地注视着儿子,在所有赶来参与善后处理的家属中,只有卢世万似乎还流露出几分欣慰的表情。 火场狭小,直接经济损失并不太大,却何以牵出一场死伤惨重的惊天火案? 这场火灾过火面积500平方米,直接经济损失7万元左右,经济损失算不上太大,然而却由此引出一场近年来河南省一次火灾死伤人数最多的惊天火案。火灾过后,死难者的家属们从家乡千里迢迢地赶来了,站在火后的废墟上,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亲人们就是被这样一场火夺去生命的。一次次地在废墟上徘徊,一遍遍在废墟里扒拣,在寻找亲人遗迹的同时,他们更在寻找亲人葬身火海的原因。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惨重的人员伤亡呢? 首先,这次火灾发现晚,报警晚,贻误了逃生和扑救的时机。当天,南阳市消防支队是1时34分接到报警的,据多名报警者介绍,当晚他们发现火情时,东侧的10间房屋,已大部分燃烧并向两侧迅速蔓延,等消防队到场后,东侧10间及北侧3间房屋已全部燃烧并塌顶,火势已处于猛烈燃烧阶段。而当时正值午夜,从人的生理角度看正是进入沉睡之时,最不易惊醒,也最不易发现火情,这也是近年来全国的许多恶性火灾事故大多发生在午夜12点至凌晨3点之间的一个原因。 其次,火势发展迅猛,让人措手不及。这次火灾中,火势发展的速度之快有点让人难以置信,这是为什么呢?一是从房屋结构看,家具厂租赁的房屋建于1954年,系砖木结构,房顶瓦下铺着油毡和苇席,这些木梁、木椽和苇席,经过45年的风化干燥,宛如一堆干柴,一点就燃,更何况当时大火蔓延过来时,温度极高,而各房间人字形的房顶之间基本没有被实墙隔断,相互连通的构架如同一个大抽风通道,助长了火势蔓延的速度。二是家具厂存储了大量的家具成品、半成品、木料和油漆、香蕉水等可燃、易燃物品,为火灾的发生和迅速蔓延提供了物质基础。三间库房存储了大量可燃物自不必言,就是在南北两侧做为住房的房间里,也堆积了大量的家具、三合板等,使住房与仓库混为一体,加之卢世中为了工作方便又在房外违章搭建工棚,工棚内堆放了各种家具、木料和刨花、锯沫、油漆等,且工棚的油毡顶与房屋紧连为一体,一旦发生火情,极易造成火烧连营的局面。因此虽然大火首先是在工棚内燃起的,却最终造成了火烧连营的悲剧。三是火灾过后,检查人员发现家具厂电源的闸刀仍处于闭合状态,通过对线路的检测,发现起火时电器线路正在运行,火灾过程中曾发生短路,造成多处起火,也助长了火势。 其三,家具厂居住人员密集,疏散通道不畅,使他们在发现火情后不能及时逃生。老板卢世中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以挣钱为第一,不顾员工的生命和生活,仅把东面北侧的三间和南侧的两间半作为自己和员工的宿舍。其中北侧三间被用半截土墙隔成了一大一小两间,共65平方米,住了男女10人,南边三间为一大通间,共45平方米,却挤住了男女16人。由于房间狭小,男女混住,缺少基本的生活条件,他们只好又用木板或家具在内部隔出一个个仅二三平方米的小单间——在南侧的宿舍里,就有8个这样的小单间!——这一个个小单间,便成了这些打工者一家一户的“安乐窝”。如此一来,床挨床,板摞板,平时他们进出,都得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才行,何况在大火突袭时,烟雾很大、屋里漆黑,难以辨认逃生方向,他们如果头脑不是十分冷静和清醒、行动不能果敢迅速的话,更会因为慌乱而无法挤出房间,再者,宿舍的窗户被钢筋或砖堵死,也是人们无法逃生的一个原因。 其四,当晚是西风,在风的作用下,大火由工棚向工房迅速蔓延燃烧,使其内正熟睡的人们难以较早发觉,而且还封住了大门,堵住了人们唯一的逃生通道。从灾后的现场勘查和诸多报警者的现场目击得知,起火点就在工棚中部,然后引燃周围的可燃物,并向厂房迅速蔓延。这次火难中的7名幸存者,无一不是穿过正猛烈燃烧的工棚逃生的,因此,他们也无一例外地被大火烧伤了。而那些不幸的遇难者,大部分则是发现门外熊熊的大火后,或出于惊慌失措,或出于恐惧丧失了冲出火海的勇气,只好一点点地在大火的威逼下向墙角、床下等当时看起来还相对安全的地方躲,孰不知,却使自己退到了死角,最终被大火活活烧死。 其五,浓烟毒气的窒息作用。由于火场可燃物多,且有油漆、香蕉水、汽油等物,着火后产生大量烟雾和有毒气体。从现场看,部分遇难者是在熟睡中被烟雾呛死的,没有逃生挣扎的迹象,大部分遇难者是在逃生时因吸入二氧化碳、一氧化碳昏迷后被烧死的。 这场火灾是由于业主卢世中对电器管理不严,电线私拉乱接,擅自用透明胶布代替绝缘胶布,致使工棚内用电线路接头短路滋火,引燃周围可燃物而引起的。灾前,该厂电线私接乱扯,住宿、仓库、车间不分,违章搭建工棚,生活用火违章,吸烟现象严重,没有必备的消防设施和消防器材,没有消防保卫人员和夜间值班人员……这些都严重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和《河南省消防条例》。针对其存在的这些问题,辖区派出所多次派人到该厂检查监督,并下发了治安管理通知书,但该厂至火灾发生前,仍以搬迁为由,一直没有落实任何整改措施,最终导致了这场灾难的发生! “祸常发于所忽之中,而乱常起于不足疑之事。”在今天,当我们再回过头审视这次火难,抚摸疼痛的伤疤,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在我们为了生存和发展,为了富裕和幸福而艰辛努力的时候,不应该再忘记“忧患”这两个沉重的字眼而自掘坟墓了,我们可以在商海中扬帆奋进,可以在市场竞争中讨价还价,但决不可以再对火灾隐患抱任何侥幸的心理了!——毕竟,我们付出的代价已经太沉重、太沉重!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特大火灾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架设长江“生命通道”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