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浙江平阳大火:电荒背后的生命悲剧
8月3日,温州阳平县水头镇金山路逐渐恢复了平静。辉煌皮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煌公司”)的门前,7月28日那场大火后兀然留下残迹:原本四层的厂房烧成了三层,楼板已经全部坍塌,只留下一副焦黑的骨架。   即使噩梦已经过去了5天,一提到当日晚7点半发生的大火,刘玲还是忍不住会痛哭。当日为逃生而从四楼往下一跃,让她的双腿骨折,而和她一起跳下的表妹胡平却没有这么幸运。   最新的消息是,7月28号当晚辉煌公司的火灾中,加班的46名工人,17名死亡,截至记者截稿时,仍有一名人员失踪。   祸起自备发电机?   温州辉煌皮革有限公司于1993年注册,主要生产皮革制品,目前从业人员为182人,产品大多数出口。去年销售收入为2700余万元。2003年实现税收269.1万元。   7月29日晚,辉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庄明辉向警方投案自首,次日上午,警方依法批准对其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   对于老板庄明辉,工人们的看法是“一个很好的人”。但似乎庄明辉的为人并没有对他的命运有所帮助。庄做了十几年的皮件生意,在早年的时候一直不顺,“他比较老实,在1997年的时候,和南非的一个客商做生意时,被骗了200多万”,水头镇的一家工厂的老板回忆。   庄明辉的其他职务包括水头镇皮件商会的会长和平阳县机关效能监督员。水头镇老师傅皮件有限公司的老板张志强是皮件商会的副会长,张志强的一位助手说道,“这几年老庄生意刚刚好一点,却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   他认为,辉煌公司的火灾多半是由于缺电使用柴油发电机不当引起的。这种看法是平阳当地老百姓的普遍看法。据当时正在一楼值班的辉煌公司的技术员李方荣回忆,火最早燃起在放置柴油发电机的配电间附近。   庄明辉使用的发电机的功率在60千瓦左右,是一台二手的柴油发电机,发电机就放置在一楼的车间里,这个车间是成品和备料车间,堆放着制作好的皮带和胶水、香蕉水、黑油漆等生产原料。   由于目前浙江全省电网已经持续处于“硬缺电”状况,平阳县供电局的一份资料显示,“平阳县日平均负荷将达到22万千瓦,而浙江省下达给我县的用电指标仅有10万千瓦左右,缺口符合达50%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县所有的工业企业必须“让电”。   平阳县有序用电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今年4月20日颁布的通知规定,“所有工业企业必须按线路轮流限电,一律避开灯锋时段(18:00-23:00)用电,有自备发电机的工业企业,在灯锋时段如要生产,应顶峰发电”。通知还制定了对拒不执行上述规定的企业制定了从限电到罚款的惩治措施。   火灾事发时在当晚7点半左右,因为正处在工业企业不能使用网电的“灯锋时段”,所以发生火灾时,辉煌公司应该正在用自备的柴油发电机发电。事后职工黄清清回忆说:“当天厂里的柴油发电机是在6点半开始发电,7点半突然停电,我们还以为发电机没油了,或者准备切换用电网的电了,所以就坐在位置上没动,没想到后来就发生了火灾。”   温州电业局副局长任德豹介绍,平阳大火后,因为怀疑是自备发电机使用不当引起的火灾,浙江电力公司派出了专家到现场进行分析”。   浙江省消防总队副总队长孙伯春说,现在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之中,是不是自备发电机引起的火灾还很难说。但他表示,浙江持续的电荒已经给消防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一般的电气火灾最先的征兆就是停电,但现在由于拉闸限电,让人们对停电习以为常,常常等到发现火灾时,为时已晚。”   缓解电荒的下策   水头镇供电所所长毛方霖说:“按照要求,自备发电机必须放置在专门的房间,并要和生产车间隔开一定距离,而且还要配备专业的电工。”他认为,辉煌公司显然没有达到上述要求。老师傅皮件公司的一位人士认为庄明辉要达到这样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因为“他那个地方非常拥挤,根本没有地方了”。   平阳县人多地少,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45亩。平阳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林瑞选介绍,辉煌的厂房盖于80年代,当时四周全部是水田,后来慢慢开始四周有了更多的厂和居民楼,环境开始变得非常局促。林瑞选讲,庄明辉一直想将工厂搬迁,本来县里已经开始考虑他的要求,但由于今年国家对土地审批非常严格,辉煌的搬迁计划也就一直得不到“农转用地”指标。   离辉煌厂房不到二十米的涛源轻工公司是也是一家皮带生产厂家。记者到达该厂时,工人们正在从车里搬下新买的配电箱和干粉灭火器等物品。主管生产的郑知诚介绍,事故发生后,县里面紧急召开了安全生产工作会议,要求全县所有的工厂都要将厂里的安全隐患排除,涛源轻工公司用的也是一台二手的自备发电机,露天放置在车间的门外。   厂里面的人说,现在用地很紧张,不太可能专门盖一个配电间放置柴油发电机,老板抱怨,他这个功率的自备发电机每度电的成本超过1.7元,而以前用网电在0.7元,这样下来每天至少要多出300元左右的支出,他也知道自备发电机使用可能会有危险,但“没办法,每天都有出口任务,订单等不及呀”。   平阳县水头镇制革基地管委会的朱之然说,由于香蕉水、树脂、胶水、油漆等易燃易爆品都是生产皮件的必备原料,所以皮件企业使用自备发电机更加危险。而且都是家庭作坊式的企业,根本没有专业的电工,都是稍微懂一点的“土电工”。   使用自备发电机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发电机在电荒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前浙江各地都先后颁布了鼓励企业自备发电机的措施,从功率补贴到发电量补贴不一。然而在自备发电机“顶峰发电”缓解电网压力的同时,自备发电机的威胁显然被人忽视了。   更多的隐患   今年3月浙江省质量监督部门对省内外57家小型汽油、柴油发电机企业的产品进行检查,结果合格率只有7.2%。而相对于合格率本已不高的“新”机,威胁更大的来自于市场上的二手发电机。   温州一位销售发电机的老板说,因为新的发电机出厂价相对透明,所以竞争激烈,赚钱也不多,而二手发电机很多都是以极低的价格收购来,“甚至有的只比废铁价格稍微贵一点”,因为利润率可以更高,商家对销售二手发电机有更大的积极性。   便宜的二手发电机也就意味着更大的威胁,该老板讲,新的发电机加一次机油可以用1月以上,而二手发电机则少则2天,多则半月,一旦忘记加机油,就可能因为柴油发电机曲轴摩擦过热,发生爆炸。   而如果柴油机里面缺水的话会更加危险,该老板讲,由于柴油机加水的时间间隔较短,必须保证有专人看守发电机,一旦柴油机发生缺水空转,就会迅速使发电机快速升温,“严重的时候整个机身都烧得通红,这时如果旁边有易燃易爆品,后果就难以想象。”   诸暨市电力局书记陈勇介绍,如果在与电网的连接没有完全切断的情况下,运转自备发电机,就会引起“倒送电”的问题,一旦发生倒送电,将对检修和施工人员的人身安全构成巨大的威胁。在浙江省衢州、金华等地就发生过多起因自发电倒流回大电网,造成电力维修工人触电身亡的事故。   在之前的今年6月5日夜10点半,宁波市慈溪坎墩街道的威宁机械有限公司自备发电机爆炸,正在调试发电机的4人?其中包括该公司法定代表人、56岁的霍成开?当场死亡,另有两人重伤。宁波市安全生产监督部门将这起事件定性为“爆燃事故”。原因是“调试发电机组时,用高压氧气向压缩气瓶内充气启动柴油机过程中,引起爆燃所致”。   陈勇介绍,除了“倒送电”、爆炸事故,自备发电机因为排除的多是一氧化碳气体,如果在封闭的环境下使用,极容易发生中毒。   治理困局   虽然自备发电机的使用以及电荒对生命、财产造成了很大的威胁,但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主体缺失下的治理乱局。   过去自备发电机的使用一直受到严格控制,一般只有医院、银行、电信、电台、气象台等一些对持续供电要求特别高的单位和企业,这些单位往往比较规范,有专人负责,因此安全可以保障,但在现在一窝蜂购买的情况下,过去的管理体制已经难以保障安全。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规定,“未经供电企业许可,擅自引入、供出电源或者将自备电源擅自并网”的行为,扰乱正常供用电秩序的六大非法行为之一,供电部门可依法进行查处。   据电力部门介绍,正常的自备发电机安装应该遵循这样的流程:登记-勘查-安装-报验-验收-投用的手续,然而据毛方霖讲,目前水头镇的工商用户几乎每家都有一台以上的自备发电机,估计数量接近两千台,但目前登记在册的却只有8台。   不仅在水头,其他地方的自备发电机的真实数量可能也是一个谜。杭州萧山区的电力部门曾经对区内700多家专用变压器用户做过调查,结果发现安装自备发电机的单位中,未办理注册登记手续的几乎在一半以上,尤其是100千瓦以下的小容量发电机,绝大多数都是私自安装,而且其中不少接入装置不合格。   陈勇说,为了规范企业对自备发电机的使用,诸暨市供电局先后搞了多次自备发电用户的培训,但来培训的只是一些大企业的用户,更多的具有很大危险的小型自备发电用户没有参加。   陈勇估计很多的用户一方面认为是“浪费时间,所以不愿来参加”;另一方面到电力部门进行登记要求提供发票、产品合格证等材料,很多使用二手发电机的用户根本没有这些材料,根本无法登记,这样“最危险的用户却逃避了登记”。   对于私自安装发电机却面对着“无人管理”的局面,毛方霖讲,电力体制改革后,电力部门变成了企业,没有了行政执法的职能,对待违规使用自备发电机的行为只能多次警告,而无法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但在水头镇一家企业的老板的印象中,供电所从来没有到他单位上宣称过如何安全使用自备发电机,他认为,现在出现自备发电机使用混乱的局面是因为电力部门的消极,“他们只会拉闸停电,管理自备发电机这种事情,对他们没有好处,当然不积极了。”   但毛方霖认为,水头镇供电所目前只有12名职工,却要管理全镇几千家用户,根本不现实,“现在缺电已经让我们疲于应付了,根本没有精力和能力去查处这些自备发电机用户”。他认为只有施行由政府组织的电力、安全、工商、公安等部门参与的联合执法,否则自备发电机的混乱局面很难有根本改观。   浙江省电力公司的一位人士坦承,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确定自备发电机的管理主体是谁。“我们现在的行业管理职能上划到各地的经贸委,而经贸委又认为该电力部门管,所以大家都认为对方应该管,所以最后谁也没管好。”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电荒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最大的煤田火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